追求生命的本質 — 韓國Hansalim合作社的國產飼料行動
發佈日期:2017.09.19
學校午餐22
文|陳儒瑋
 
感謝到目前為止賜予我飯的每個人,現在我也要為別人奉上那一碗飯

韓國Hansalim合作社執行長尹亨根(HyungGeun Yoon)在9月18日講座尾聲,緩緩地唸出這段話,如實呈現世界上的每個人,彼此都是相活相生的群體,使用國產飼料追求永續畜牧願景,正是直接叩問生活本質而出現的行動。

成立於1986年的韓國Hansalim合作社,是一個以生產者與消費者為中心所共同成立的非營利組織,希望透過城鄉直接交易運動,建構一個永續的生產—消費系統。他們同時也投入「反孟山都遊行(March Against Monsanto)」、「反對基改稻米商業化種植」或是「反對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等運動,呼籲消費者共同關注農糧自主與環境生態的議題。

這一次,富邦文教基金會校園食材管理專案計畫與豐年社,很榮幸藉著尹執行長來台參與國際研討會的短暫停留期間,邀請他撥空分享Hansalim如何減少對進口基改黃豆與玉米飼料的依賴,提高國產飼料自給率所做的努力,以及致力於擴大本土農作物的耕作面積與保存當地種子的行動歷程。

在地循環型的農業原則


圖片來源:http://eng.hansalim.or.kr/

尹執行長開宗明義指出,Hansalim農業政策的基本方向為努力確保在地糧食自給,並以有機、環境、複合與地區循環型農業為目標。

他舉例,在去年之前,Hansalim合作社所販售的商品全部是韓國本土在地食材,國內未生產的巧克力、香蕉、咖啡與糖等項目,在貨架上是找不到的。不過,2016年他們與其他三個理念相近的生活協同消費者組織,共同成立一間進口公司,首次嘗試引進公平貿易的糖。

此外,在價格分配基準上也有自己的原則。平均來說,售價100元的商品,其中有73元回到生產者手中,合作社則收取剩餘的27元為營運費用。不過針對主食稻米,農友則會拿到售價的85%。尹執行長解釋,這是因為近年來,韓國的年輕一輩越來越不愛吃稻米,稻米自給率在2014年雖然仍維持在95%的水準,但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為保障稻米生產者的生計與維持種稻面積,Hansalim依然寧願支付較高的金額。

面對現場聽眾詢問這樣的支付比例難道不會造成合作社營運上的困難嗎?他笑著說,情況確實如此但還是得做,因此會採取調整其他商品的分配比例的策略來因應。目前Hansalim有1,081個稻米生產農戶,種植面積達1,250萬平方公尺,年產量為493萬公斤。

彰顯生活本質的反基改倡議


圖片提供:姚佩吟

基因改造黃豆與玉米於1996年首度商業化上市,二十年來已成為全球飼料的主要原料成分。尹執行長說,根據2014年的進口統計資料,韓國進口基改食品原料量為全球第一,基改飼料則位居第二位,本土雜糧作物面臨非常嚴峻的挑戰,這也是為什麼Hansalim要著手提高國產飼料自給率的原因之一。他表示由於基改作物的掌控權受制於少數全球幾家跨國企業手上,因此反對基改作物不僅守護本土種子,更是奪回糧食主權的行動。

2016年11月,Hansalim與全國四十幾個民間團體組成「韓國全國反基改聯盟」,反對開放基改稻米種植,並要求當時總統候選人對基改作物與食品採取更加嚴格的管制政策,目前由Hansalim的吳世英經理擔任此聯盟主席,今年六月他亦曾應富邦文教基金會校園食材管理計畫之邀來台分享韓國民間非基改行動歷程。他們號召百萬人連署,公開要求政府制訂基改食品完整標示制度、學校午餐全面提供非基改食材,以及中止基改作物商業化種植計畫,短短不到一年之間取得多項階段性的勝利。

今年二月,韓國基改食品標示新制正式上路,要求食品中只要有含任何基因改造成分就要標示,比起先前僅限食品中前五大原料若含有基改成分才要標示的規範更加嚴格。韓國至今核准進口基改原料有黃豆、玉米、棉花、油菜、甜菜與苜蓿等六項,因此只要含有這六項基改原料的食品都屬標示規範之內。不過,但是像醬油、沙拉油或糖漿等最終產品已不含基改成份者則不需要標示,不像台灣要求此類產品應予另外加註「本產品為基因改造作物加工製成,但已不含基因改造成分」之說明。

九月,韓國農業振興廳更與公民團體「反GMO全北道民行動」達成協議,正式承諾中止從2011年起推動基改作物商業化上市的政策,並規劃於今年底解散農振廳旗下的基改事業開發事業團。

「非基改,既是生命的本質,也是生活。」尹執行長如此說道。

生命價值為中心的永續畜牧


圖片來源:尹亨根

面對跨國企業壟斷種子專利權,搶救與保存本土種子行動就顯得非常重要。尹執行長認為,存放於種子銀行並非最好的方法,種子必須持續在農地中種植茁壯。因此,Hansalim嘗試投入地區循環型的畜產事業,藉此在農村保存本土種子,同時提供符合動物福利的安全畜產品。
 
他舉例,Hansalim在牙山等地與飼養韓牛農家共同興建飼料混合工廠,消費者花錢購買小牛,農友則用如米糠之類的農作物副產品來餵養小牛,等到二年半後,消費者再買回那頭牛。雖然這種飼養方式的牛隻肉質較瘦,也較不好銷售,但透過有意識的支持,也能達到教育的效果。目前除投資興建飼料混合工廠之外,也在牙山及安城興建豆腐工廠,副產品亦可作為動物飼料。

2002年,Hansalim首先從韓牛著手,研發生產非基改混合飼料,隨後訂下「進口穀物最少化、排除基改飼料」方針,同時實施項目延伸至雞與豬。2013年,供應以國產發芽大麥為飼料的豬隻,隔年則開始提供百分百國產飼料飼養的韓牛。

當初為何選擇大麥而非其他穀物呢?尹執行長說明,如果選用大豆,飼料成本會太高。曾經也考慮用生產過剩的稻米,但是消費者的接受度相對較低。而發芽的大麥熱量近似玉米,再加上2012年起韓國政府停止本土大麥的收購補貼,故此行動也同時帶有搶救農地之意圖。

韓國有句俗諺說「農夫餓死  枕厥種子」,意即農夫就算餓死,也要以種子枕著頭死去。

尹執行長引述此句表示推動國產飼料行動,實際亦肩負著搶救本土種子的意旨。而面對日益嚴重的農村人口高齡化衝擊,雖然Hansalim合作的農友相對年輕,但是如何讓更多年輕人投入歸農,仍是必須持續思考解決的重要課題。

學校午餐中的國產食材


圖片提供:姚佩吟

富邦文教基金會校園食材管理專案計畫協同主持人,同時也是本場次與談人高嘉鴻則說,去年有機會前往韓國參訪,發現韓國學校供餐不僅免費、強調在地食材、呈現國家特色之外,同時也兼顧社會福利與弱勢照顧。台灣自今年起開始獎勵採用四章一Q國產食材政策,政策目的一方面當然是希望支持在地農業,另一方面也期盼學生能透過校園飲食多認識台灣這塊土地。

韓國目前全國有超過95%的地區施行國中與國小免費學校供餐政策,食材亦多採用在地食材,而首爾市城北區更在民間家長團體的努力之下,2010年率先供應環境友善校園食材,隔年推行至全市,首爾因此獲選為聯合國兒童友善城市。尹執行長說,環境友善食材都是國內自產,進入校園供餐體系確實會帶動消費者的意識,也能支持農村的經濟。

Hansalim合作社透過秉持循環有機概念的生產方式,加上消費者有意識的購買,雙方能藉此加深理解,攜手追求永續生活的願景。


圖片來源:http://eng.hansalim.or.kr/